飞翔故园>灵异科幻>古板师兄娇师弟 > 醉酒/初试指J/六九式口/吞精
    霁月夜,宋苍明独上峰顶,饮得酩酊大醉,步履虚浮,山间凉风略吹得他清醒些,便匆忙下山,径直齐行风宿处赶。

    白日被拒绝的齐行风赌气并不开门,青蓝眸子随意一瞥,望见素日古板的师兄竟一个跃身,从窗翻入。

    眼前人深刻分明的五官因醉酒的红绯而略显柔和,眉却皱着,墨色的眸正盯着自己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过了会,似下了很大决心,穿戴皮革手套的手握经齐行风的右手向他自己腰上一搭,叹声言道:

    “此身晦密,仅与君知。”

    孤松般的人物引导着齐行风步步解开自己的衣衫,看似只着一身劲装,脱起来却如剥笋,午时大胆提出要与宋师况圆房的齐行风似也被酒气叨扰,尚有稚气的脸庞也染上薄粉。宋苍明的腰身极瘦,于追求猿臂熊腰的江湖中可谓少见,分明是精练有力的身躯,两胸却似有些赘肉,隐有些圆弧地翘起,好似一对乳鸽,齐行风伸指触碰,指尖感觉是如水柔软,盈盈一托,正恰可被包入掌中,他顿感有趣拢指揉弄,宋苍明便发出一声闷哼,略显局促地转身要去关窗。齐行风似得了新奇之物,自然不肯松手,一口咬在那人淡粉乳尖,不轻不重的一下却引得宋苍明憟抖,抿唇卸了力道。

    方才还主动送上乳肉的师兄突然萎靡似的,垂头不再动作。齐行风用膝强硬顶开宋苍明紧夹的双腿,脱下他蔽体的最后一件布料,方知他口中“晦密”为何物:光洁的下身似未长开的少年,而在那根并不成熟的阳茎之下,是早已春水泛涌的雌花,透明的液体粘连上亵裤,濡湿一小片,怪不得方才有细微的啵声。这雌花似乎也未全开,只有寻常女子两指节长,瑟缩着翕合。

    “师兄身下竟有如此…嗯,那可得让师弟好好做一番‘探花郎’……”

    齐行风甫一探入一指,身下人便难耐绷直了脚背。咕啾咕啾稠连的水声引诱着两颗年轻燥动的心,过紧的嫩穴又难以再进,只好细水长流,轻浅地被齐行风食指抽插,稍大幅度的屈指都会让宋苍明舒爽地神色迷离,可古板的宋师兄又自诩长兄,恐于失态,双手掩面不知遮蔽下多少好风景。

    一片黑暗中传来器饰滑落的脆响,身上也似有物压上,滚烫微沉的柱状物打在手背,女穴接着感到一阵湿滑的异物感。宋苍明一松手,一根颇令人畏怕的肉鞭打落到他唇上,味并不浓,

    还是得益于齐行风自幼跟他长大,被他带的也略有洁癖,他张嘴想问,却无奈被堵上了嘴,只好伸舌收齿,学着慢慢舔舐照拂师弟的阳物,轻轻啄吻和吞吐冠头的动作不足以满足齐行风,那人狠狠用舌尖顶弄绞索穴中突起,又降下腰身迫使宋苍明为其吞深些,感知着师兄温暖的口腔。流动的水声早已将两人羞臊的满面红,但到此刻,齐行风才有几分那人真切与自己合欢的真实感。

    “啵”的一声,齐行风回味似地舔去唇边与女穴相濡的银丝,稍起身看宋苍明卖力的吞吐,勾唇轻道:

    “师兄好馋,要是下边这张嘴也能同上边这般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苍明秀气的玉茎随着齐行风两指艰难的探索也被抚动着,稚嫩的冠头吐露些许清液,可怎及那雌花多计。他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娇纵师弟的肉刃一下一下捅向喉头深处,生理性发紧干呕的嗓眼只会更刺激那人的欲念,素日下抿的唇角几乎被磨破,他只能尽力吸吮,好多留那物段时间,不至被交合处飞溅出的涎水淫液糊湿一脸,饶是如此,宋苍明依旧被那人饱胀阳物上突突的青筋所磨,两片薄唇尽成艳色,口中呻吟亦无可制地外泄。

    “唔姆...嗯,啊,唔唔!呜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师兄冷肃的嗓音因着情欲变调,齐行风更觉身下那物硬得发痛,慌忙抬腰要将阳茎退出师兄口中。那人却只当是一次新的深喉,猛吮冠头,滚热的初精尽教射在宋苍明口中,呛得他泪花也出,长睫衔泪,颊上飞红一片,唇边溅出的元精也无暇顾及,双目失神地喘息。齐行风恍然半刻,疾痴望着师兄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那人的穴却急欲得很,竟已学会自己挺腰,随齐行风的抽插寻自己敏感之地,越发湿滑粘腻,几次限些让手指滑出穴中。齐行风倒也从善如流,拇指滑弄着师兄的阳茎,留存在女穴中的两指化劲向某处一顶,清亮的潮水顿时从小穴中喷出,玉茎也一抖,射出稀薄的精水。

    齐行风反身将宋苍明拥入怀中,借皎洁月光,拨开他唇,迷瞪瞪还未彻底清醒的宋师兄却一紧张,喉头滚动,将精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