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翔故园>灵异科幻>牧野流星 > 第六十回孽债难偿空有恨恶缘自缔倩
    丹丘生道“珠妹,你和我还何必客气。说罢,甚么事情,我都依你。”牟丽珠心里甜丝丝地说道:“丹哥,你这话虽然说迟了十八年,我还是一样喜欢。”说至此处,忽地笑了起来,接着说道:“丹哥,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?请你先换了衣裳咱们再合计合计。”原来丹丘生的衣裳昨日给仲毋庸的“毒雾金针裂焰弹”烧破,在地上打滚弄熄,又沾满了污泥。丹丘生一直忙于运功驱毒,尚未有空换衣。

    丹丘生自己一看,也不禁哑然失笑:说道“幸亏我还带有几件替换的衣裳,否则可真不能出去见人了。”当下回转那个山洞,换好衣裳,携了行囊,再出来与牟丽珠相见。

    各述遭遇之后,牟丽珠道:“我想先去找那贼人算帐。”

    丹丘生道:“父仇不共戴天,我当然不会阻挠你去报仇的。不过,你已经等了十八年,也不争在迟早数日了。要知她如今已经是清军统帅的夫人,杀她只怕不易,此事还得三思而行!”

    牟丽珠道:“丹哥,我并不仅仅是为了要报私仇,才去冒这个险的。正因为这贼人嫁给了清军统帅崔宝山,促使我下这个决心!”

    丹丘生道:“哦,你的意思是要把崔宝山一并刺杀?”牟丽珠道:“不错。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?”

    丹丘生道:“假如能够成功,这就不仅是帮你的忙,对搞清的哈萨克人也是大有好处的了。不过十万军中,行刺统帅,不是我泼你的冷水,这希望可甚属渺茫!”

    牟丽珠道:“纵使渺茫,也值得一试,我也并非毫无把握就去冒险的。”

    丹丘生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混入十万军中?”

    牟丽珠笑道:“你忘了我有改容易貌之术么?这是我跟快活张学来的。”丹丘生想起那天她假扮洞冥子门下一个弟子,混在崆峒派中一众弟子之中,以腹语讥刺洞冥子之事,那天在她未曾显露本来面目之的,谁也看不出来。于是笑道:“这次你准备假扮什么?”

    牟丽珠道:“咱们扮作两个小兵,十万大军,料想混入两个不知来历的小兵,也没人能够识破!怎么样,这个忙你是帮是不帮?”

    丹丘生笑道:“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何况还是为了公事呢?这句话,你是问得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牟丽珠喜道:“好,那么咱们现在就去,纵然事不成功,也得叫他们心惊胆落,挫折他们的土气!”

    在罗海那边,孟华也是有着同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清军在那山谷扎下大营,早已有探子回报。第二天罗海约了宋腾霄、孟华,金碧漪等人在他的帐幕里商量军事计划。正当他们聚会之时,清军统帅崔宝山派人来下战书,声称罗海若不接受朝廷“安抚”他的大军立即就要开来,玉石俱焚!

    罗海大怒之下,把崔宝山的招降书信撕粉碎,将那清军使者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战士们都在摩拳擦掌,准备厮杀。

    但宋腾霄却不主张硬拼,说道:“兵法有云:避其朝锐,击其暮归。又云:十则歼之,五则围之,倍可与战,寡则引避。意思是说,在敌人士气正盛之时,我们要避开他,在他战意消沉的时候我们始行追击,断他归路,这样才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我们的兵力比敌人多十倍,可以将他消灭;五倍可以包围他;多一倍可以和他打硬仗,但要是比敌人少呢,那就只能暂时避开他了。”